第25章 左小多的庆功宴!

听书 - 左道倾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真的会算命!”

左小多求生欲极强:“爸!亲爸!你是不知道啊,儿子我得到了不世的传承,天大的缘法,能看穿一个人的命运,我真的能……”

左长路冷静道:“说,你赚了多少?”

左小多浑身颤抖:“一……一千……”

“一千,你的小金库一共就只有五千,今天赚了一千,可是刚才你怎么说有一万多?你是觉得你爸爸没长脑子?可以轻易被你哄骗?”

左长路一声咆哮,如同猛虎啸山林,其势惊天。

眼睛那一瞪,直欲吞噬眼前小鬼。

经年积威之下,左小多脑子登时一片空白,对着老头子瞪起来的眼睛,本能的怂得一逼,寒风中的小鹌鹑一样如实招待:“一……一万……”

“一万!”

左长路冷笑一声:“老子这一辈子什么都信,就是不信骗子!老子这一辈子什么行当都信,就是不信算命的……老子可以整个世界的人都相信,却怎么不会相信你,左小多!受死吧,瓜怂!”

刷的一下子,皮带整条的抽了出来!

左小多惊叫一声,双手抱头,身子习惯性的蜷曲成一个球形,却是将屁股暴露在外面,条件反射的摆好了挨揍姿势,凄惨的大叫:“轻点啊啊啊……”

“咳哼!”

吴雨婷一声咳嗽,淡淡道:“先吃饭,今天这顿乃是庆祝宴,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左长路想了想,将皮带慢慢收起来,点点头,道:“不错,先吃饭,吃完饭再说事。”

……

宴会重新开始。

左小多与左小念并排坐着,然而这两人一脸的食不甘味,不时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悔恨……

哎……

就不应该可怜老爸撑着这个家多么辛苦,想要帮帮忙,结果却是把自己卖了啊……

一时间,姐弟二人都是心中懊恼,悔不当初。

尤其是左小多,暗骂自己是猪脑子,明知道自己“赚”来的钱见不得光,一暴露就不得了,那嘴怎么就没有个把门的,现在吃饭的性质已经变了,已经不是庆功宴,而是变成了断头饭,就是不知道等下是男子单打还是男女混合双打,估计混合双打的可能性大些……

不敢再往下想了,太恐怖了!

吴雨婷一边给左长路倒酒,一边道:“小念啊,你现在有二十几万哪?家里这段时间确实也挺紧张的,你拿点出来贴补家里也好,不过不要全拿出来,女孩子身边已经要留点钱应个急什么的。”

受宠若惊的左小念登时坐直了身体,谄媚道:“妈,我手头一共有三十六万;我给爸爸留下三十五万,我自己留一万好了。”

“哦,原来不是二十多万啊,是三十六万啊……”

吴雨婷点点头,道:“那你拿三十万出来就好。你现在是大人了,女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身上没钱怎么行。”

左小念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是,妈;好的,妈。我这就拿出来,妈。”

跟着就将自己的卡拿了出来,手机上操作了一下,将钱转给了爸爸,至此才终于感觉自己安全了一些。

看了看左小多可怜巴巴求救的眼神,左小念送过去一个“你自求多福吧”的眼神,转而专心吃菜,一颗心渐渐平复下来,面色也随之雨过天晴。

纵然爸妈还有怒火,但是有狗哒在前面顶着,先揍他好了。

小多的错误貌似更严重嘻嘻嘻……我花了三十万,这顿打,总该买回来了吧?

“还有小多……”

吴雨婷拿起酒壶,居然亲自给儿子倒了杯酒,笑吟吟的道:“小多现在已经是武士了;可喜可贺,今天,妈不限制你喝酒,陪你爸多喝两杯吧。”

左小多举着酒杯的手都在颤抖,脸色青青白白,结结巴巴道:“妈,我真是看相赚的,没偷没抢啊……”

“恩,妈信你,自己儿子还有什么不信的。”

吴雨婷随即又道:“你赚的钱呢,拿出来我看看,我就是有点不信你能赚出一万多,那可是一万多啊!”

左小多急忙起身,夹着尾巴窜进自己房间,打开了那本被挖空了的大事记,献宝一般拿出来,道:“妈,你看,这是五千,还有这是一万二……”

吴雨婷:“不是一万多么,这可是小两万了啊?”

左小念连声咳嗽,背转身子不断地对左小多打眼色。

别出卖我,别出卖我……

左小多犹豫了一下,在母上的目光注视下,只是犹豫了两秒钟,就将左小念出卖了:“是……哪天我不是跟您要钱您没给么……念念姐就给了我一万……然后我买了一块玉,花了八千……”

左小念的脸色再度转阴,咬着下嘴唇,怨恨的看着某个叛徒。

吴雨婷意味深长的斜了左小念一眼,随即道:“哦,这样啊,没事了。”

拿起手中的钱点了点,道:“一万七千零二十?这二十块钱又是什么情况……”

左小多咽了口唾沫:“小数目……零钱……”打死也不敢再说算命赚的了。

吴雨婷道:“你上学,也用不着这么多钱……你姐给你一万,你居然转手就花出去八千,你这……可有些大手大脚啊……”

左小多满眼绝望的看着母后手中的钱,眼角一个劲儿跳动,心如刀割:“所以……?”

“所以,我先帮你保管着。”

吴雨婷理所当然的将钱放在自己的小坤包里,想了想,道:“不过你也是武士了,上学没点零花钱也说不过去,诺,这二十块钱零钱你拿着,省着点花啊。”

左小多木然的接过来二十块钱,只感觉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给姐姐留了六万……

就给我留了二十……

这比例……

不过还好还好,小念姐的钱,不就等于是我的钱?

要是能逃过一顿打,倒也算是值了的。勉力安抚着自己已经痛得快要滴血的心灵,化悲愤为食欲,再度开始大吃大喝,胡吃海塞。

左长路与吴雨婷果然不再追究,一家人其乐融融,推杯换盏,气氛融洽地吃完了这顿饭。

左小念与左小多忐忑不安的心,慢慢的安定。

甚至左小多已经在盘算,那一万二的不义之财,交公也就交了,本就打算交的,但是自己原本的五千私房,是否有可能拿的回来呢?如果可能的话,又该怎么和母亲说?

左小多苦苦思索,斟酌着措词,那笔钱本来就是自己这些年来攒下的。

辛辛苦苦攒钱,然后化零为整;全部换成一张张联号的嘎嘎新的钞票;其中的辛苦折腾……可是一家人都知道的。

所以自己要回来的可能性,貌似不小的说……

一边浮想联翩,一边端起酒杯喝酒,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喝了不少。

真正的酒足饭饱了!

“这五千……”

吴雨婷开口。

果然要还给我了。左小多精神一振,两眼熠熠发光。

“我先帮你收着,看你表现。表现好,就还给你。”吴雨婷道。

“好的。妈果然疼我。”

左小多顺口就是一记马屁赶紧拍上。心中安定了不少,嗯,还有希望。

还有不少希望……

“嗯,这咸鱼你不是最爱吃么?”吴雨婷道:“别只吃一面啊,给这咸鱼翻个身。”

左小多连忙照做。

但是……总感觉这句话有哪里不大对。

左小念已经噗嗤一声笑出声。

而此刻的左长路也已经有些微醺了。

笑意融融。

左小念却没有左小多这样乐观,高级武者的直觉,让左小念隐隐感觉,危机似乎,还一直隐隐存在,在酝酿之中,方兴未艾……

那就是说,此地并不安全啊!

见到终于吃完了,左小念将筷子一放,站起身来,俏脸一片严肃:“爸,妈,我还要练功,我就先……”

“不忙走。”

左长路抬抬眼皮:“女孩子家,这么大了,就知道吃?不知道吃完饭,收拾收拾桌子吗?”

左小念一脸的柔顺可人:“是,爸爸,我这就收拾……妈,您放下,我来刷……”

左小多急忙出手帮忙,两人一起收拾碗筷,一边眼神交流。

“怎么办?赶紧想个办法溜吧……”

“溜到哪里?”

“哪里都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能不能溜的掉……”

“我六神无主……”

“……我也是……”

……

终于,两姐弟将家什收拾得干干净净了,磨磨蹭蹭好半晌来到客厅,才待开口说到要回房间云云。

但还没开口,左长路那边先开口了。

“左小念就交给你了,都是大姑娘了,你们娘俩自行解决。”左长路对吴雨婷说道:“我来收拾小多武士大人。”

“恩。”

吴雨婷晃着手里的厚实戒尺,一伸手,将客厅里一条长凳子拉了过来,寒着脸对左小念道:“趴上去!”

……

周一,冲榜,求推荐票来一波冲榜。下一章中午。好困……

喜欢左道倾天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