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一世唐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我愿重回汉唐

秦岭深处,李军的体力已经差不多快要到极限了,满身污泥,手里拿着一个指南针,坚定的行走着,这是一片原始森林,古木参天,遮天翳日,人迹罕至,李军也不知道这具体是在哪个地方,林子里全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木,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同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

走着,一株巨大的不知名的古树突兀的出现在了眼前,这株树似乎比周围的都要大,它的树皮是墨绿色的,粗壮的球杆繁衍出奇形怪状的树枝,就像是一条虬龙一样盘绕着,一阵风掠过,树叶的簌簌响声在密林里显得格外入耳,就像是…龙的叹息。

李军看向这棵树眼露惊异,这棵树似乎确实是与众不同的,用手杖拨开拦路的树杈荆条,来到巨树前面,眼前豁然开朗,古树前面竟是寸草不生,李军忙是蹲下用手杖拨开落叶,竟是发现这一块地方竟算是用石板铺就的,李军当时就震惊了,难道……徒步穿秦岭还遇上古墓了?不排除有这种可能的,毕竟秦岭太过神秘了,这条横亘中国东西的巨大山脉,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里面的秘密太多太多了,李军也是好奇这些秘密,所以才选择退伍后来这儿探险的。

现在这株参天古树前面竟是用石板铺就的,若说这里面没点秘密,谁都不会相信的,但是盗墓……是违法的,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李军还是决定拍下几张照片就走。

然而等绕过这株古树李军却又是傻眼了,只见得古树后面景色全然一变,没有了茂林密枝,是一条深邃的峡谷,此时阳光正烈,林中闷热难耐,然而这条峡谷却是显得黑洞洞的幽深,如同一条巨大的黑色蜈蚣,蜿蜒盘踞在这山林里,峡谷两边,树木交错,岩石断裂,就像是……被人活生生挖下的一条深沟,大地的裂缝交错蔓延,就像是完好无缺的冰面被敲碎一样。

古树后面,李军正对着的是一条狭窄的石板路,上面布满青苔细草,弯弯曲曲,两侧树木高立,中间古道空洞,更显得阴森恐怖,李军踟躇了一下,便是毫不犹豫的打开背包,拿出手电筒用嘴咬住(登山战术手电尾部有专门供身体其他部位使用的零件),左手从靴子里拔出匕首,右手仅仅握住登山手杖,拨开面前的藤蔓荆条,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开始进了石板古道。

古道很长,又是一路向下的陡,上面树丫紧紧的遮住了阳光,致使着下谷古道很是阴湿,以李军的平衡能力仍是滑倒了好些次,险些直接滚了下去,走了一会儿,前方渐渐明亮了,光线越来越强,骤然开朗,面前却是一睹诺大的山壁,而左右便是峡谷密林,树木更是浓密,里面一阵黑黢黢,看不见阳光。

然而最吸引李军目光的不是那些黑黢黢的密林,而是这面山壁,嗯,这山壁太平了一些,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倒像是人工凿出来的,待得李军走近一看,果然,平直的山壁上有着刀劈斧凿的痕迹,李军当时就震惊了,这么大一面山壁,高有上百米了吧,却是人工凿平的,古人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啊。

前后查看了半天,李军还是一无所获,正欲转身,却是听得淅沥沥的流水声,好像有水流,李破军寻着水流声找去,果然,在左侧密林里果然有一条潺潺小溪,更令李破军惊奇的是,这小溪竟是流进了那面山壁,这说明这座山里面是空的,里面别有洞天。

想到这,骨子里充满不安分因素的李军大喜过望,心里有个声音不断的督促他进去看看,终于,李破军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封紧了背包,收束袖口腿管,直接跳进了小溪,洞口的小溪并不深,方才没过膝盖,只是越走越深,越走越陡峭,走到山壁里面是,借着灯光,是一片水域,上面是山体,这竟是个地下湖,空荡荡的山体之中呼呼声响,一阵诡异的风悠悠掠过,李军一个寒颤,寒得彻骨,李军暗骂了一声:大夏天的这里面却冷的要死,这水可真够冰的。

手电照射去,石壁上满满的都是阴湿的苔藓,游到石壁边,看见光滑的石壁,这应该也是古人开凿的,李军心想,正想着,忽的,手电光掠过,右侧的石壁下一道竖立影子闪过,李军猛的一惊,抬起来了手杖,却是发现什么都没有,走近仔细看去,当即就是脸色一变,只见石壁下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大唐太子李……这五个字,李军当时就大喜,这是大唐太子的墓地吗,李什么?是哪位太子,李军可是熟读唐史的。可是后面的字迹有些看不清了,李军就手伸出去一摸,想着把那下面的字迹扒拉出来,一触碰那字,却是愣住了,这……这字竟是可以动?

李军又是伸手试了试,果然,这字居然是镶在了石碑之上的,可以轻微摇动,难道有机关?一个墓碑也要搞个机关,这太子可真够能的,李军心想。

当即想了想,我也姓李,这么有缘,那就摁“李”吧,便是一巴掌按在了“李”字之上,吧嗒一声机括声响,李军吓得猛然退后,可惜已经完了,机括声落,水声渐进,李军心惊胆颤的凝目看去,只见得山体深处竟是喷出汹涌大水,直向着向着洞口这边冲过来,李军大惊,忙不迭的向出口游去,然而眼睛一看便是大惊失色,伸手大叫了一声“不”,便见得方才进来的那个小溪洞口竟是轰隆隆几声滔天震响,一侧山体塌陷,直接将洞口堵住了,大水汹涌而来,而洞口又被堵住了,能够想象得到,只要水足够,很快,这个空洞山体就会被填满了,那里面所有的呼吸空气的生物将无一幸存,李军目眦尽裂,仰头骂道:“狗日的太子,好毒的机关”。

话音落下便是被滔滔大水淹没,任凭李军学得一身的战斗技能,在这冰冷的水中亦是没有丝毫作用,李军不停的往上游,然而大水却是不停的涨,一副大水永不停歇,不淹死你不停歇的架势,手脚渐渐疲软麻木,再也划不动了,李军的意识陷入了模糊,游游荡荡,很是飘忽。

在水中只感觉灵魂飘忽,身体周围的一切他都站在上帝视角,看的真真切切,包括水里有一个傻逼在苦苦的挣扎,李军心中苦笑:就这么当了水鬼了,可惜了,没能回去看看爷爷。

这一念头想罢,意识便是彻底沉寂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军终于晕晕乎乎的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是惊喜过望,难道我没死?然而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呆滞了。

这是一个无比阴森的空间,没有太阳月亮星星,没有云彩,也没有大地土壤,只要浓郁的烟气,而眼前却是一个古朴的大殿,殿上匾额写着“查案司”三个遒劲大字,下面一个案桌前坐着一个头顶乌纱,腰围犀角,身着大红色异样官袍的男人,手中持笔,案前铺薄,李军脱口而出道:“你是崔判官?”崔判官就是崔钰,神话故事里有名的人物,也是历史上唐朝贞观时期的名臣。

那红袍男人闻言脸色讶异,抬眼看了看李军,犹疑的问道:“你如何认得我?”

见得这人真是崔判官,李军大惊,揉了揉眼睛,却是发现自己是虚无飘忽状态的,飘在空中,身子是虚的,这……

“哈哈,别看了,你已经死了,此乃阴曹地府,这是你的阴魂”。崔判官放下笔来笑道,又是挑眉问道:“你是如何识得本官?莫非旧人乎?”

李军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这一切都颠覆了他无神论的认知,捋捋思路直说道:“崔判官你是大唐的好官,你博学多才,心怀百姓,仁德无双,治政才干卓越,死后升仙了,当地百姓都是都悲痛哭泣呢,大唐太宗皇帝还封你为王,配庙享祀呢”。

崔判官听了这些也是面色动容,直拱手面北恭敬拜道:“皆乃吾皇圣明仁厚,本官不过是忠于任事罢了”。说罢又是看着李军点点头,直赞道:“现在似尔等这些读经史,明古礼之人已经不多了,唉,堂堂天朝上国,我大唐往日都是看不起那些番人的,而如今却是崇洋媚外,抛却经史,全学番文,实是华夏之耻啊”。

没想到崔判官还是个愤青,但是李军是打心里敬佩这等好官的,当即直拜道:“判官勿忧,世道虽变,但总会有一些人在默默坚守着最后的文化底线的,汉文化已烙进了华夏人骨子里,是抛却不了的”。

“嗯,确实如此,难得你有如此见解。我天朝五千年来虽有败落之时,却是从未消亡,这便是我华夏文化的伟力,似西夷虽亦有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此等大贤,但底蕴浅薄,终究断层,国家民族无一流传至今,我华夏只要文化不死,民族不亡”。崔判官似乎是很久没有人可以好好陪他聊聊天了,以往碰见的那些阴魂见着他都是吓得屁滚尿流浑浑噩噩的,哪有像李军这样的二愣子,不仅不怕,反而还侃侃而谈的,谈兴一起,崔判官就是收不住了,崔判官在大唐时就是进士及第,最是喜欢高谈阔论的。

从崔判官这等“古人”嘴里听得苏格拉底这些名字,虽然很是怪异,但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崔判官位列仙班了嘛。

当即也是学着古人风范,直点头附和道:“是极是极,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本,民族文化衍生而出的民族精神就是促进一个民族进步的根本动力,民族文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

李军作为红旗下长大的优秀青年,对于思修课可是很擅长的,说起长篇大论来,那是滔滔不绝,直说得崔判官点头不已。

“……五千年前,我们和埃及人一起面对洪水;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起玩着青铜器,三千年前,我们和希腊人一起思考哲学;两千年,我们强汉和罗马人一样征战四方;一千年前,我们盛唐和阿拉伯人一样富有,五百年前,我们刚明和葡萄牙人一样扬帆大海,虽然近两百年来打了个盹,但是在我们伟大领袖,伟大统帅的领导下,我们重新屹立世界之巅,和美利坚人一较长短,五千年来,我们一直在世界的牌桌上坐着,而我们的对手,已经换了好几茬了”。李军脸色“涨红”,豪气填膺的挥舞着着虚无的手臂高声说道。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忽的,崔判官一巴掌拍在案桌上,亦是神情激动的高声叫道:“好,说得好,这才是天朝气度,这才是天朝景象”。而后又是一脸掩饰不住的欣赏看着李军,“这位郎君真乃大才,本官佩服,不知郎君还有何心愿?本官力所能及,一定助你完成”。

李军闻言大喜,说了这么久,嘴皮子都磨破了,就等你这句话了,当即直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要回去,我要回2018年”。

崔判官和煦的笑脸一滞,嘴角扯了扯,面色也有赧然,继而也是看着李军认真的说道:“郎君见谅,非是本官食言,只是郎君命中该有此劫,阳寿已尽,彻底回不去了”。

李军闻言欣喜希冀的脸怔住了,良久,方才叹道:“也罢了,死了也怪我,好奇心害死猫,我压根就不该进那洞的”。说罢一屁股坐下,万念俱灰的表情。

崔判官见状心底过意不去,觉得自己食言了,直下座宽慰说道:“虽然你回不去今生了,但你可以去前世”。

“前世?什么意思?我的前世是谁?”李军闻言又是噌的坐起惊讶问道。

“不知道”回答李军的只有三个字。

“但是除了回去今生之外,我可以满足你回到过去的愿望,你想回到哪个时代?”崔判官又是说道。

李军闻言眉头一挑,看了看崔判官,似乎不是说笑,想了想也是面带哀戚,既然回不去,那就回古代吧,当即也是高声呼道:“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我愿重回汉唐,兴我礼仪之邦;我愿重回汉唐,再谱盛世华章”。

话音落下,崔判官便是啪啪啪的击掌喝彩,直叫道:“郎君好气魄,本官便满足你这个愿望”。说完想了想又是自顾自道:“如此大才,理应归我大唐,不必去强汉了”,说罢似乎是怕被李军发现自己的私心一般,也不看李军惊愕的表情,就是大袖一挥,李军昏迷,“且消除你这一段记忆,冥府不能有活人知晓。去大唐吧,效命吾皇,共谱华章”。崔判官说罢又是一挥袖子,李军的阴魂就是一闪而过,消散不见。

李军阴魂遁去片刻之后,便听得冥府中一阵惊呼:“完犊子,竟忘了让他去孟婆哪儿喝汤”。

喜欢一世唐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