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危险的猎物

听书 - 野猪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有一头自由自在的棕毛野猪。

他爱卫生。

每天早上从猪洞里苏醒以后,他便冲到泥塘里洗澡。

他在泥塘里自由翻滚,彻底翻滚成了一头泥沼猪。

舒服的洗完养生黑泥澡之后,他便开始吃早餐。

他的早餐是蘑菇和水果。

美美的吃完早餐以后,他便找一颗人抱粗细的棕树干狠狠的挠痒痒。

他先搓背,再搓头……

哪里痒就擦哪里。

在摩擦的过程中,油脂从棕榈树的缝隙中流出和混合了泥浆的粗毛融为一体,日积月累,便形成了独特的坚固厚皮。

搓完了背之后,无忧无虑的棕毛野猪决定去吃午餐。

午餐吃鱼。

蘑菇,水果,鱼这些山林中的美味同样也是大棕熊爱吃的。

因此战斗在所难免。

野猪冲锋!

山林之中,棕毛野猪对大棕熊发起了勇猛的冲锋。

“吼!”大棕熊咆哮一声人立而起。

熊掌拍击。

嘭!

棕毛野猪的油脂毛皮如同最厚实的盔甲一般轻松的挡下了熊掌攻击。

大棕熊哀嚎一声。

野猪冲锋成功的攻击到了大棕熊的下腿根部。

趁着大棕熊吃痛,吃饱喝足的棕毛野猪一溜烟逃跑了。

这就是棕毛野猪的生活。

他依靠拼搏换取食物,他自由自在,他无拘无束……

突然有一天。

在野猪洞的洞口不远处。

凭空出现了一大摊金黄色的大米。

棕毛野猪眨了眨小小的猪眼睛,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丛林当中也有野生的稻米,只不过颗粒极小,棕毛野猪很少吃到。

棕毛野猪撒欢的冲了过去。

这真是天上掉大米的好事啊。

嘭!

地塌了。

棕毛野猪三百多斤的体重在半空中失去了平衡,背部着地砸进了坑里。

好在棕毛野猪是背部着地,这地面之上有着数十根,一米高左右的竹刺,竹刺锋锐如刀,任何一头大型动物,掉进了这种陷阱里,必然是肠穿肚烂的结果。

扑通一声闷响,十几根竹刺全部被后背压垮。

棕毛野猪的油脂泥浆厚皮再一次经受住了考验。

刷刷刷刷刷……

五名人类一脸兴奋地来到了陷阱口,探头向下一看。

一个粗壮少年倒抽一口凉气的说道:“郭老爹这头野猪居然没被刺死?”

“让我看看。”一名头发略有花白的圆脸老者,同样探头一看。

陷阱之中一头皮毛厚实的棕毛野猪,在坑中慌张的转来转去。

“呵呵,好大一头野猪。”见到棕毛野猪没有被刺死,郭老爹丝毫没有惊慌,反而露出了收获的喜悦。

“郭老爹现在怎么办?”一名年轻猎户问道。

“慌什么……坑挖得这么深,这头猪根本上不来,黑牛,李二娃,狗蛋子还有大板牙,你们去旁边竹林子砍一根竹竿来,咱们把铁矛绑在竹竿上,就在上面戳死他。”郭老爹吩咐道。

“好咧。”四名青年猎户迅速行动起来。

片刻之后。

5名猎户齐心协力很快便制作了一根三米长左右的简易长矛。

“黑牛,站我这个位置,戳他的脑袋。”郭老爹指挥道。

“好勒。”黑牛接过长矛,狠狠一矛戳了下去。

黑黝黝的铁矛扎在了棕毛野猪的背上,竟然如同扎在了油腻的石块上一般,轻易的便滑开了。

“郭老爹……难怪竹刺捅不死这家伙,这野猪身上的毛皮好滑腻。”黑牛捅了两三下,竟然毫不见功。

“黑牛……我告诉你娃,这是油皮猪,这种野猪喜欢滚泥塘,滚完泥塘就蹭树,如果那树能流出油来,那就是油皮猪……这种油皮猪在山里连老虎都不怕,你别戳他的背了,你戳他的头,一般头上没那么厚的油脂。”郭老爹见识广博开口指点道。

“好咧。”黑牛提矛再刺,这一次锋锐的铁矛直刺棕毛野猪晃来晃去的猪头。

扑哧。

棕毛野猪头部的皮毛并不是很油腻,铁矛沾血了。

棕毛野猪发出了痛苦的咆哮,猪头之上满是鲜血。

“再来!”郭老爹鼓励道。

“好咧。”名叫黑牛的猎户,一下又一下的戳中棕毛野猪的头。

突然间。

落入陷阱中的野猪,猪头一歪,一口咬住了下刺的长矛

“不好!黑牛快撤手!”郭老爹惊慌的喊道。

可郭老爹终究还是叫晚了。

棕毛野猪狠狠一拽,原本就踩在陷阱口的黑牛,一个不稳便摔了下去。

“黑牛!”郭老爹伸出手,却没有抓住黑牛的衣角。

噗通。

青壮猎户黑牛摔进了坑里。

黑牛从三米多深的坑里勉强站起,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油皮野猪被铁矛扎花的脸,还有那一对冰冷的小眼睛。

野猪冲锋!

三百多斤的野猪,全力撞向了黑牛。

黑牛只觉脚下一轻,整个人便撞上了坑洞的墙壁。

胸口一闷,眼前一黑。

有那么几秒钟,黑牛完全失去了知觉。

噗嗤!

獠牙穿刺。

在黑牛昏迷的几秒钟时间里。

棕毛野猪的猪头向上一拱,锋锐的獠牙狠狠的刺入了黑牛的腹部。

“额……”黑牛闷哼了一声,嘴角露出了鲜血。

棕毛野猪向后退了两步,将锋锐的獠牙从黑牛的腹部拔了出来。

黑牛跪地。

双眼失去焦距。

整个人趴在了陷阱中。

鲜血汩汩从腹部涌出。

“黑牛!”

“不!”

“你这头可恶的野猪!”

猎户们目赤欲裂。

老猎户郭达仰天长啸。

郭达拔出腰刀,一跃而下。

“老爹别去!”

郭达跳下了三米高的陷阱,一屁股坐在了棕毛野猪的背上,伸手便去抓棕毛野猪的耳朵。

杀过猪的都知道,猪耳朵是猪的弱点,只要逮住猪的耳朵,狠狠一揪,野猪就算有千斤力气,也使不出半分。

郭达并非鲁莽冲动,他就是要靠拧猪耳朵,救下黑牛。

然而棕毛野猪的小耳朵却藏在了长长的鬃毛中,鬃毛如同钢针般锋利。

郭达的手被扎出了血花,可却依然没有拎住棕毛野猪的小耳朵。

棕毛野猪身子一抖,郭达滑落在地。

郭达落地了那一刻,他的命运便已经决定了。

嘭!

一声闷响。

棕毛野猪再次发动野猪冲锋,300斤的体重近距离撞向了郭达老迈的胸膛。

胸骨塌陷,郭达直接昏死了过去。

噗嗤!

獠牙穿刺。

老猎户郭达也步了黑牛的后尘。

棕毛野猪抬起猪头,用一双冰冷的小眼睛看向了李二娃,狗蛋子还有大板牙。

他獠牙染血,他面目狰狞,他粗大的野猪鬃毛根根发亮。

他绝对是一头危险的猎物。

喜欢野猪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