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帅哥日记。

“6月20日,晴转阴。

空难后第一天。

昨晚飞机坠落,我们幸存了下来,虽然度过了艰难的一夜,但所幸没再发生什么意外危险。

今天好像要下雨了,我们开始合作搭建庇身所,虽然飞机残骸中收集了不少食物跟药物,但是谁也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才来,在此之前,我们得确保能活下去。

所以,明天我要召集大伙,开垦土地,种植些许土豆,并收集淡水。”

“6月21日,多云。

沙滩踢球。”

“6月22日,晴。

海边踢球。”

“6月23日,晴。

球被楚萧彤踢到海里,没了。”

“6月24日,大雨。

李纯刚的脚被蛇给咬了,我们拼尽全力抢救了三个小时,蛇还是死了。”

“6月25日,大雨。

徐哲啊徐哲,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求生计划你都忘了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啊,赶紧行动起来,种些粮食,收集淡水。”

“6月26日,大雨。

昨晚通宵打牌了,谁偷偷动了我的日记?还给我写上了?”

“6月27日,大雨。

原来前天是可仪拿我日记本写的日记,其实种土豆收集淡水这些事,我早就安排李纯刚跟王建国他们去干了,众所周知,我并非那种玩物丧志的人。”

“6月28日,大雨。

今天我收到了班里三个女生给我的情书,写得还可以,真情流露,文字功底颇深,与知名正能量作家‘太上布衣’有得一比。但就算如此,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绝不可能出轨搞暧昧,我要拒绝她们。”

“6月29日,大雨。

昨天写了拒绝信后,还有一个女生依旧不死心,竟给我回信,我很不开心,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今晚聚餐时,我有必要当众强调一下,也让可仪多一些安全感。”

——

此刻,徐哲坐在一间用飞机残骸,临时搭建而成的简陋庇身所里,拿着被海水泡烂了一小半的笔记,认真严肃的记录下自己的一天。

门口的篝火,迎合着海浪声,跟随海风摇摆,映出一片微弱的光亮。

光线洒落在徐哲那张棱角分明的精致脸庞上,眼眸显得深邃,鼻梁挺拔,有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气质。

哪怕空难流落荒岛,帅的人依旧还是帅着。

原本这应该是一次愉快的毕业旅游,谁曾想还未抵达第一站,飞机就坠落在这荒岛上,没人知晓坠落原因。

三百多名旅客,仅剩一百人落在荒岛上。

刚好一百整的人,其中五十三人是徐哲的同班同学,四十三名其他班的同学,剩下四人则是飞机的飞行机组成员,正好是四位空姐!

至于高大帅气的机长与副机长等,别问,问就是凉了!

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飞机上原本三百多名旅客,结果活在荒岛上的,除了机组人员以外,全是徐哲的同学。

当初清点完幸存者,大伙都感到诧异,这场空难,学生党居然零伤亡,只是谁也找不出原因。

空难十天,荒岛上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一百个人都活得好好的,毕竟整架飞机断成几截散在岛上,各种行李齐全,也包括食物。

短期之内,生存倒也不成问题。

可如果救援迟迟找不过来,那一切就很难说了。

“哲哥,哲哥,大事件啊。”

这时,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徐哲的思绪。

扭头一看,是曾经大学四年的舍友李纯刚。

“什么大事……额。”

他合上日记本,起身刚问一句,却看到李纯刚满脸紧张,手里还拿着一封信,朝他递了过来。

徐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又来了。

这已经是李纯刚替他送来的不知第几封情书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

徐哲皱眉不语,默默接过那封信,却一点都不想打开来看。

看太多了,也累了!

“嘶啦!”

信纸瞬间被徐哲撕成了碎片,扔出帐篷外。

他面无表情,像个没感情的杀手,淡漠看着纸屑在空中飘扬,最后散落在地面上,隐约间仿佛又看到一个少女破碎的心。

“唉!”

徐哲仰望夜空,叹了口气。

希望这个举动,不会太伤害到那个女同学吧,但我不这样做,就无法彻底断绝她们对我的念想。

帅是一种烦恼,这道理我从小就懂了,难得可贵的是,我从未将这当做是一种骄傲,更没有仗着颜值高双商高就去当渣男劈腿,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我,徐哲,超自律老实人!

“额,这……”李纯刚一脸错愕,指着那堆碎纸屑,张口要说什么。

“没事,我心中有数。”徐哲摆了摆手,平静道:“对了,你刚刚说什么大事件?”

李纯刚怔了怔,随即应道:“王欣然失踪了,你女朋友正召集大伙去谈这事呢。”

“王欣然失踪了?”徐哲一惊。

王欣然,正是前两天给他写过情书的女生之一,但是被他拒绝之后,就没再回信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可现在人却失踪了,恐怕是因为伤心欲绝,躲起来哭了吧……

“也许我以后拒绝别人,不该那么生硬,那么冷漠,我的绝情之中,应该多些婉转。”徐哲若有所思,低声说道。

“这事可跟你没关系哈,我收到消息,王欣然被你拒绝之后,第二天又给别人写了情书。”

李纯刚摇头解释,继续说道:“她这失踪,说来确实有些蹊跷,女生那边也是刚刚才发现,她们说今天起来就一直没见到王欣然,以为是收集雨水去了,结果现在天都黑了,所有人都回来了,就只有她不在,收集雨水的人也说没见过她。更诡异的是……”

说到这,李纯刚不由得压低了声音,表情变得神秘兮兮起来。

“她们说,王欣然昨天晚上,收到了一封诅咒信,信上写着什么死亡来临,要她把信传递给其他人,否则都得死之类的,落款还弄了个血红色的小手印,像婴儿那么小。”

“……”

徐哲顿时嘴角一抽:“就这?你确定这不是恶作剧?”

“对啊,她们原本也都以为是恶作剧,所以昨晚就没多想,直到刚刚才发现王欣然失踪了一整天,甚至都没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这才想起了那封诅咒信,而且……”

李纯刚煞有其事的说道:“那封信看起来,确实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特别是那个婴儿掌印,贼真实,咱们这岛上可没有婴儿呀。”

“这么邪乎吗?信呢?我也看看。”徐哲顿时起了一丝好奇心。

“信?”

李纯刚一愣,伸手指向门口那些纸屑:“已经被你撕了呀,你刚不是说你心中有数的吗?我还以为你有啥计划呢。”

徐哲:“……算了,走吧,先去找他们。”

……

很快。

两人穿过营帐地,来到临近沙滩的一片空地。

一簇簇用木柴堆起来的篝火,微微照亮着这片地方。

此时已然有九十几号人聚集在此,男男女女,显得格外闹哄。

空难落在荒岛上的幸存者,除了徐哲自己班的人以外,其他同学都来自不同的专业班,有土木工程,有电子程序等,身份几乎都是徐哲班里同学的男女朋友。

“难得人这么齐呀!”

徐哲感慨了一句。

“啧,毕竟是你家那位大校花女友喊的人,这号召力可比你这个班长还强不少。”

李纯刚满是羡慕。

徐哲笑了笑,并不在意。

目光在人群中一扫,很快便落在几个聚在一起的女生处。

四名空姐装扮的女人,与几名同样青春靓丽的女生,正站在一起,神情凝重的讨论着什么。

明亮的火光照耀下,四名空姐的脸庞显得精致白皙,毕竟来自于大航空公司,颜值体态属于基本条件。

而另外几名女生,无论样貌还是身材,竟也不比几位空姐逊色多少。

其中一人,更是完全碾压了众女,脱颖而出。

一头长发披肩,皮肤白嫩,双眸犹似一泓清泉,透着淡雅怡静的气质,在几人之中显得有些瞩目,正是徐哲的女友林可仪。

两人从大一开始交往,到现在毕业,正好四年时间,加上两人的性格跟爱好各方面都很合得来,感情已经稳固到足以步入婚姻殿堂了。

这次空难,两人都劫后余生,感情在无形中也变得更加牢固。

“徐哲,这边。”徐哲看到林可仪的时候,林可仪也正好对上他的目光,立马招手道。

旁边几名空姐与女生,也纷纷扭头望来,双眸落在徐哲脸上后,就有些移不开了。

这张脸,是真的帅!

“靠,你过去吧,我去找王建国他们。”

李纯刚目睹这一幕,很不是滋味,直接走人。

徐哲却目不斜视,面带微笑,眼中只有林可仪,走向前去。

“我听说是王欣然失踪了?”

“对。”

林可仪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我们刚刚问了所有人,从天亮到现在,就没有人见过王欣然,最后一次见到她的,都是昨天晚上。”

“四周围都找过了吗?

“找过了,没有任何踪迹。”林可仪眉头轻蹙,继续道:“李纯刚带过去的那封诅咒信,你看了吗?”

“不用看了,你知道的,以我的智慧,大致听一听就能脑补出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样的,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先组织大伙一起去找人。”

徐哲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林可仪没多想,轻轻点头,张口正要说什么。

突然,四周围的光线骤然一变,按照经验,这应该是有闪电划过,将漆黑夜色照得明亮。

但很快,徐哲发现不对劲。

这光线明亮后,便没有再暗下去。

四周原本吵杂的众人议论声,在这一刻也突然静止,全场变得鸦雀无声。

不是闪电?

徐哲一怔,再看对面的林可仪,不止是她,连同其他人,此刻都一脸惊愕,呆呆看着自己的身后方。

“怎么了?什么情况?”

徐哲扭头转向身后。

随即,整个人也僵固在原地。

人群之中,一道白色光束,竟从地下钻出,冲天而起,硕大的光束散发璀璨光芒,弥漫四方,照亮在所有人呆滞的脸庞上。

……

喜欢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