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对赌

听书 - 万界仙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叶枫往上看了一眼,跟随这波亲卫进了赌坊。赌坊设在观景台后,很是隐蔽,一团暖洋洋的丛云深处,摆了两张长桌,桌上四处可见这样闪烁着异样光辉的水晶骰子、牌九、麻将等,还挺全活。

长桌周边,围了上百守卫。显然一层的观景台用不着这么多人,按这亲卫的话说,这是整座非命楼下半侍卫的天堂,每一层瞭望台都抽出个把人作为代表赴局,简直就是这帮无聊守卫的死约会。

见到赌具热烈,叶枫跟随亲卫们上前观战。一见到局势,身边这亲卫几乎是眼光发亮,瞳孔闪着光,眼眶发红,他偷偷摸摸告诉叶枫:

“瞧见没,就是那个,这是顶层的守卫,说什么上边手气不好,特意下来跟我们玩一把。这把他又要赢了。”

这亲卫扫一眼盘口,眼更红了:“卧槽,来这么大……妈的,就是这孙子,把哥几个这半年的炼材给搞没了。”

“只有半年?”叶枫扫了眼盘口上的筹码,那可不只是半年的量哟,他戏谑反问这亲卫。

被叶枫如此揶揄,亲卫脸通红,支支吾吾道:“还……还欠半年。”

到底多少,叶枫也懒得盘问,反正跟他没有关系。不过,这赌局,他倒是有必要玩一玩,倒不是叶枫手痒,只是听这侍卫意思,来玩儿的似乎都是非命楼亲卫,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李柒夜也大概明白了叶枫的意思,虽然心疼钱,但是也不好反驳,毕竟机会只有一次,钱还能再挣,亏是亏,但好歹算是舍命一搏。

他心痛的摇摇头,朝叶枫甩甩手:你去吧。

叶枫大喜过望,捧着手里沉甸甸的灵矿,跟着这帮亲卫就开始大杀四方。

这帮亲卫虽然看的眼红,但是说什么也不敢下注不敢玩了,其中一个振振有词:“马哥,您玩儿吧,我们看看就成,再玩儿,底.裤都干净了。”

叶枫笑而不语。

其实赌坊实力都是虚的,真正看的,还是境界修为。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上层的守卫”是怎么回事,只是没点破而已。

在神庭世界,个体实力的强横,是可以扭曲法则的,这个守卫虽然没有达到那种境界,但是混元级别的真仙实力,已经可以轻微带动周边的因果关系,对其他真仙影响当然不大,可对于赌局,混元真仙的实力已经初见端倪,逐渐显现出来。

眼看他大杀四方,叶枫就知道,什么“上边无聊,来下面玩玩”,都是无聊的借口,这就是下鱼塘来虐菜!

“头儿,咱们怎么着,直接跟他对赌么?”眼见要开盘,叶枫身边的亲卫虽然不肯下注,但是贼眉鼠眼盯得紧,见那高层守卫已经买定离手,怂恿叶枫。

叶枫却摇摇头。

一开始暴露太多实力,结果只会把人吓走而已。

叶枫自然有考量,他笑眯眯地从身上摸出几块碎矿,品质堪忧的那种。在六重天,这种品色的矿石拿出手都显得有点愣。

果不其然,见他弄出这样几块碎矿,整个赌坊内的守卫都愣住了,猛一抬头,目光停在这“麻子脸”上。

“哟,这不是马南闯么,怎么有雅兴也来玩儿?”那高层守卫似乎认得马南闯,叶枫心里叫苦,这马南闯挺露脸的倒是。

他笑了笑,回道:“手痒,玩一玩。”

“怎么,最近手头紧?”那高层守卫挑了挑眉:“嘿嘿,兄弟我倒是手头富裕,怎么着?要不赏你点儿,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这话放出来,火药味十足,摆明了就冲着挑事儿来的。

叶枫却并不接招,反过来道:“那敢情好啊!”

这高层守卫愣住了,一句话没憋出来,一拳头像是砸在棉花上,绵软无力,十分不爽,他蹙着眉头催:“行了别扯淡,都等着你呢,赶紧下注!”

他决口不提借钱的事儿了,叶枫自然也不予追究。

在这高层守卫看来,马南闯只不过是靠着油嘴滑舌上位的一个兵油子,和他们这种靠实力打上来的可不一样,就是个绣花枕头罢了,赌场如战场,今天就要教这个麻子好好做一回人!

他满心以为叶枫要下对赌的注,自己下的是大,那么叶枫自然要下小,于是早已经在骰子上做好了手脚。

哪想到……

叶枫笑眯眯地一甩胳膊,把赌资——也就是那几块烂矿石扔在了大的位置上,十分精准。

庄家一抬眼:“买定离手,开!”

嘎啦嘎啦。

光华四射的骰子在空中激射狂舞,旋转不定,一股灼热的气息托着骰子打起转儿,接着,在长桌上碰撞激烈,对撞出无数火星儿。

叶枫半眯着眼,清晰可见到那高层守卫暗中调度的一股气息,宛如一条墨绿色的游龙缠绕在骰子上。

显然,这种高境界的招数,对于大多数大罗真仙,甚至境界更低的这帮下层亲卫而言,基本就是不同次元的能力。

自然,也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守卫出了千,如此花样,这帮倒霉亲卫输一天,指定是底.裤也没有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共事于非命楼,但是上下层的不同守卫要开不同盘口的原因。

嘎达一声,骰子悬停在空中,表面仍扭动着光华不住。

最终,停了下来,骰子上满是高层守卫的气息。

“五六五!大!”庄家懒洋洋瞥一眼,拨动赌资,叶枫那烂矿石多了两颗,倒是高层守卫又收割了一大圈筹码,赚的盆满钵满。

但他压根没心情收钱,直瞪着叶枫,眼里几乎喷出火。

“马南闯,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高层守卫质问。

叶枫耸耸肩:“玩儿玩儿嘛,何必认真?”

全场哗然。

毕竟,带着输了一屁股的小弟来找场子的是他,现如今跟仇家跟赌的还是他,这人怎么能没脸到这个境界呢?

这高层守卫急了眼,恶狠狠瞪向叶枫:“好,姓马的,你要这么玩,老子也不客气。”

他捋起袖子,把面前堆积如山的矿石拨回到自己桌前:“你先下,老子跟你对赌!”

叶枫吐一口气,非要这么玩?

他耷拉着肩膀,叹了口气。自己毕竟是来套情报,又不是来结仇的,这人未免太不识抬举。

“怎么办,头儿?跟他对赌么?”叶枫身边亲卫暗搓搓地煽风点火。

叶枫苦笑:“人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咱能不接招么?来!”

叶枫收回烂矿石几个,把李柒夜全部身家的极品灵矿拍在桌上,押的还是大。

但没人关心他押什么,只是一见到这麻子脸掏出的极品矿石,一张张面容都凝固了。

毕竟,这么绝佳的品质,少有人能见到,这种皮相已经十分难得,更离谱的是,这矿石还是天然未经炼化的纯矿,价值又翻了好几番。

见叶枫出手如此阔气,这高层守卫也暗暗一笑,心道这小子并没什么本事,只是挂着一张面子罢了,今天非把他赢个底.裤输光。

他把刚赢回来的大把矿石推向了“小”。

“开盘!”高层守卫吼道。

骰子便骨碌碌转起来。

高层守卫时刻紧盯着眼前叶枫,他驱动一条游龙,裹缠着墨绿色的气息,缠绕着每一颗水晶骰子,生怕叶枫从中作梗。

奇妙的是,叶枫啥也没做。

几乎就是看戏一样盯着骰子,时间飞逝而过。

高层守卫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这张麻子脸的确是吃白饭的,根本什么也不会,没有一点实力!

“定!”高层守卫大喊。

庄家一拍桌,骰子定住。

“一一二。”高层守卫替庄家喊出,正准备把叶枫那颗晶莹剔透的绝品矿石往身边扒拉,庄家一把按住他的手。

“老哥,不对吧,这是三个五啊。”那庄家一脸诚恳。

高层守卫揉揉眼睛,那骰子好像起了变化一般,几个数字扭曲模糊,最终变成了三个五。

“卧槽??”高层守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喊:“不可能!老子亲眼见到那是一一二!有人出千!”

那庄家又重复了一遍:“我亲眼见到是三个五。”

这时,周边左右几乎所有人都点头:“没错,是三个五,老哥,是你看错了吧?”

高层守卫咽了咽唾沫,盯着空中浮动的骰子,几乎不可置信。

真是自己看错了?而且……从头到尾,那麻子脸也没有做过任何手脚……还是说,自己失手了?

叶枫才不管这高层守卫心里怎么想,他暗暗发笑。

其实手段很简单,也不需要用什么招式,叶枫只是调动了一丁点万灵假面的万灵之力,覆盖在骰子上,让这个高层守卫误以为自己搬弄的数字是对的,再去掉万灵之力的幻术影响,自然让他“弄巧成拙”。

他笑嘻嘻地冲高层守卫一笑,来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把那一堆矿石收到囊中,还不忘补刀:“多谢款待咯。”

高层守卫的肺几乎气炸,哪里肯就这么认栽,他扭着脸挂着一幅笑,大手一挥:“再来。”

叶枫不动声色,心里倒是乐开了花。

再来几把都一样,这小子是掉进了钱眼里,怎么也出不来了。不过无妨,既然有人上赶送钱来,那也正好。

叶枫颇有兴致与他对赌。

整个赌场出现了奇诡一幕,所有人都盯着这两人,放下手里的赌资,也不眼红,也不哭骂了,只是眼见这高层守卫赢了一天的收入,几乎是源源不断进了叶枫的兜儿里。

这还不够,这高层守卫脸色发红,气得牙齿咯吱咯吱直响,出手却越发阔绰。

他只是怎么也想不通,区区一个马南闯,为什么能玩弄自己于鼓掌??

喜欢万界仙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