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诸金钗独下江南

听书 - 红楼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尹家,萱慈堂上。

连尹子瑜也未散去,坐在尹家太夫人身边。

尹褚、尹朝坐在堂下,尹江、尹河、尹海、尹瀚站立。

尹家太夫人问他们道:“今日得见林相风采,你们都有何感想?”

最小的尹瀚先开口,道:“老祖宗,孙儿以为,读书要像林相爷,读通透了,能考中探花,做到大学士!”

尹家太夫人笑道:“有这志气是好的,只是你说的这初心,就说明你离读通透了还差的太远。瀚哥儿脚踏实地,好好读书罢。”

尹瀚退下后,尹海道:“老祖宗,孙儿以为林相爷是真儒。”

尹家太夫人奇道:“何为真儒?”

尹海道:“《大学》有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秦氏啐道:“老太太问你话,你吊甚么书袋子?”

尹海笑道:“母亲,儿子正是在回老太太的话。在我看来,林相便做到了修身、齐家、治国这三步,如今所为,便是平天下!”

尹家太夫人笑道:“海哥儿可见是长进了,你说的很好,只是这些原不是你自己得来的。”

尹海不解道:“老祖宗这是何意?”

尹朝不耐烦骂道:“就是说,这番话你说的漂亮,可你懂个屁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还差的远!”

尹海脸色涨红,尹家太夫人笑道:“你二叔说的虽粗糙,但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你年纪还小,不可随意点评不明白的事,哪怕是在褒赞。不然让人听了去,只觉得轻佻。”

尹海若有所悟,躬身领受道:“老太太的话,孙儿记下了。”

尹江、尹河对视了眼,一起站出来道:“老太太,我二人感受相同。人不可貌相,林相爷如此清瘦,在山东却能抬棺出征,奇袭山亭,一夜平复白莲之乱。可见,用兵打仗,谋算比勇武更重要。”

尹家太夫人笑道:“军伍之事我也不通,不过道理是对的。”

尹江、尹河退下后,便是尹朝。

尹朝撇撇嘴道:“要不是当年下场赶考时我病了,我必是能中状元的,比他林如海强多了!”

众人忍笑,尹家太夫人笑骂道:“你快住口罢,当年之事,我都不稀得说你。”

尹朝嘟囔了两句,含混不清,众人也只一笑而过。

最后,尹家太夫人却将目光落在了尹褚身上。

尹褚缓缓道:“林如海,手段高绝,心性极佳。只是锐气不足,到底未做过封疆,次辅便是顶头,领班无望。”

尹家太夫人闻言,看了尹褚稍许,道:“在我想来,他许也不在意到底是领班军机的首辅,还是次辅罢?”

尹褚笑了笑,道:“母亲,若是儿子能做到次辅,也不在意是不是首辅了。”

……

大明宫,养心殿。

戴权将今日贾蔷入镇抚司的谈话折子,巨厚一摞呈上后,隆安帝脸都黑了。

怎么那么多话?

原以为是各种收买人心的,结果打开一看,说的都是西洋番鬼之事。

隆安帝随手往下翻了七八本都是,第九本也是,不过打开第十本,发现虽是终结了西洋事,可话是半截儿的,就重新打开第九本,连翻六七折,才翻到说人话……

“把这些都先存案,多咱新政大行天下,得闲了再看。”

隆安帝压着烦躁气,同戴权说道。

他也不明白,贾蔷怎对西洋事这样感兴趣。

难道他不知道,大燕将作监也有火器工坊?

还有那些劳什子造船的、修表的、打铁的……

这混帐魔怔了!

再看看贾蔷同绣衣卫三个千户和十二百户的谈话,隆安帝皱起的眉头倒是舒展了些,缓缓道:“虽是天真了些,但心性倒是纯善。”

戴权轻声道:“主子爷,干这行的,最要不得的,就是心性纯善。内贼不除,后患无穷。宁可杀错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呐!”

隆安帝闻言,讥讽道:“贾蔷同绣衣卫说,是你建议朕血洗绣衣卫,宁杀错,莫放过。朕还在纳闷,你甚么时候说过这话。没想到他倒了解你,知道你早晚会说这样的话。”

戴权:“……”

隆安帝沉吟片刻后,缓缓道:“中车府这几日盯着些,看看这十五人暗地里有没有同人私下里接触。能抓住最好,抓不住……且给贾蔷一年时间,看看他能不能拾掇利落,拾掇不好再说。宗室那边如何?”

戴权忙道:“都很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义项郡王、端重郡王等皆闭门谢客,只八月十五聚了聚赏月。”

义项郡王李向、端重郡王李吉都是景初朝夺嫡时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也只能无声无息的闭门谢客了。

只是隆安帝却冷笑一声,道:“不可放松警惕,那几个都是属蛇的,而且还是毒蛇。指望他们死心?赵国公清洗十二团营时,朕就等着他们出手。他们爪子伸出来,又很快收回去了,想来也知道,有赵国公在,他们机会不大。山东白莲教起事时,他们私下里还不知派出多少人去搅浑水。如今安静着,只是为了等更好的时机。”

戴权小声道:“主子,眼下不是十多年前了,他们还有心气?”

隆安帝瞥他一眼,道:“你懂甚么?他们若是死心了,宗室里那么多老糊涂的王太妃,凭甚么总往九华宫跑?盯紧了,出了差池,朕要你的狗头!”

戴权忙躬身应下,只是又忍不住问道:“主子,为何不一劳永逸?”

隆安帝闻言手一凝,放下折子后缓缓转头看向戴权,目光森然。

戴权唬了一跳,忙跪倒请罪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隆安帝没有言语,面无表情。

为何还不动手?

不是他不想,而是,时机未到。

……

宁国府,东路院。

贾蔷慵懒的倚躺在一张紫檀木美人榻上,头下枕着锦靠,身下铺着大红色丹凤朝阳的锦被。

可卿从屋南一面金花卉纹架格中取出两丸花蕊夫人衙香来,弯腰放入一尊宝相花鼎式熏炉内,未几,细细的香甜飘起,令人眼饧骨软。

宝珠捧来香茶,瑞珠端来热水,倒进铜盆内,放在榻前,正要跪地脱去贾蔷的鞋袜,可卿过来让她去了,她则屈膝于地,与贾蔷去了鞋袜,为他泡脚。

贾蔷回过神来看见是她,好笑道:“这女人果然不能宠,越宠越淘气。一个个的,都想下江南?”

伸脚在可卿身前蹭了蹭,可卿俏脸通红,嗔了句:“叔叔啊!”

看着她脸上的幽暗凄然之气日渐减少,眉眼间多了几分明媚,贾蔷也很有些高兴。

说起来,也不过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放在前世,研究生都还没毕业,不过是个小姑娘。

在当下,却背负了太多本不该她背负的压力……

见贾蔷不言,可卿一边轻轻揉洗着脚,一边央磨笑道:“原不该有此念,只是叔叔让小婧护送林姑姑下江南,又怕她们寂寞,将十二戏官也一并送去。香菱和晴雯动了心,你也一并让去。小吉祥、小角儿想去顽耍,叔叔还是让去。都说江南好,有烟雨楼台,景色如画。本不该做此妄想,如今的自在日子,早该知足才是。只是家里人都去了,人家也想嘛。叔叔啊……”

贾蔷拱手投降,气笑道:“这女人都是妖精变的,别央磨了,再央磨下去,骨头都要化了。你们白天里都商议好的,我回来能不点头么?也罢,出去逛逛也好。左右两条大船,一船装你们,一船装护卫,沿途安危无恙,去了扬州就更自在了。到时候去瘦西湖上逛逛,看看千古风流之地。等林妹妹去苏州祭拜完后,你们再一道回来过年,时间差不多刚好。有你们陪着,她上坟时也不会哭的太狠。”

可卿闻言,心里微酸,不过很快调整过来,高兴不已。

宝珠、瑞珠两个知道能一同跟着去,更加高兴的没边儿了。

可卿抿嘴笑道:“二婶婶也想去呢,只是她着实走不开。平儿也可惜了,她也想去,只是年关前,正是会馆那边最忙的时候。”

贾蔷想了想,对宝珠道:“去请平儿来。”

宝珠忙去叫人,过了片刻,平儿噙笑进来,见可卿还在为贾蔷揉脚,登时嗔怪道:“爷如今愈发拿大了,岂有让奶奶洗脚的道理?”

贾蔷同可卿笑道:“看罢,你施的美人计,倒让平儿派我的不是。”

可卿俏脸羞红,也不言语。

瑞珠为平儿搬来莲花凳,请她坐下,平儿道了谢后,可卿接过宝珠递来的帕子要给贾蔷擦脚,平儿忙上前夺过,笑道:“奶奶可使不得,不惯着他这样!”话虽如此,她却将贾蔷脚上的水擦干净后,又瞪他一眼。

可卿笑道:“不怪他,原是我想去江南,所以央磨他来着。如今说通了,他便想着连你也一并送去逛一场。”

平儿闻言看向贾蔷,见他笑意吟吟,心里感动,却忙摆手道:“这可不成,我这会儿哪里走得开?这一来一回,怕是要过年了。如今才入了冬,西斜街那边正商议着将十日一集改成五日一集,都调度的差不离儿了。这个时候走开,那边岂不坐蜡了?忒不负责了。爷的好意心领了……”

贾蔷笑道:“那也没有一年到头往死里干的道理吧?会馆那边该怎么运作,都有数了。再说,还有大奶奶在。你随林妹妹、可卿她们一道逛一圈儿,金陵就算了,只扬州、苏州两地,那么多好看的好顽的好吃的,好好顽两个月回来,再去会馆操持也不迟。果真觉着好,不止这一年,往后年年都能去。你先走一遭,回头对西斜街那边的管事姑娘们说,今年干的好的,明年一起去逛。今年是扬州、苏州,明年就是金陵、杭州,后年说不得就去塞北瞧瞧。”

可卿、平儿闻言,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若果真能如此,便比世上绝大多数女子都要见识的多了。

可卿劝平儿道:“你就同去罢!”

平儿迟疑不定,道:“明儿我同大奶奶商议商议,再去会馆那边同她们说说,再看看罢。”

贾蔷笑了笑,道:“那你好好同她们说罢……哎呀,夜了,该歇息了!”

可卿:“……”

平儿:“……”

……

翌日清晨。

荣庆堂上。

贾母用了早,正好诸姊妹前来问安,她有些不放心问黛玉道:“你老子和蔷哥儿就放心你一个人去苏州扫墓?这如何使得?”

李纨也觉得不大稳妥,劝道:“还是等来年,蔷哥儿得闲了,再送你去罢。”

凤姐儿在一旁冷笑道:“一个人?老太太可操错心了!”

贾母奇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有旁个?其他人如何放心得下?”

凤姐儿看起来恨的咬牙,道:“哪里是旁人?都是东府那一大家子!蔷儿那个小妾,武功很高明的那个,还怕她们没意趣,连十二戏官也一并去,香菱、晴雯那两个小蹄子说是要伺候林姑娘,林姑娘比侯爷还要紧,侯爷反倒高兴的允了!总之,七七八八的都去!”

贾母闻言简直震惊了,扯了扯嘴角,道:“这还了得?”

黛玉抿嘴一笑,先啐凤姐儿道:“瞧把你酸的!不就是你也想去,可走不开么?”

见贾母看来,凤姐儿高声笑道:“我想去?我还想去爪哇国呢!这眼见年下了,我伺候老太太都来不及,还有外面那么多账今年竟也要我来算,我能走?”

黛玉讥讽道:“瞧把你自己说的委屈的,还说不想去?”

诸姊妹笑了起来,凤姐儿还犟:“除非老太太也去,那我才去!咦,老太太,要不今年去金陵老宅子过年去罢?”

“扯你娘的臊!”

贾母气骂道:“在京里还能落得个清静,去了南省,怕是一日也不得闲。这是去过年,还是去受罪?你当回金陵你就能清闲了?”

凤姐儿闻言脸一滞,强笑道:“还是老太太英明!”

众人大笑,贾母仍不放心,问黛玉道:“你老子果真同意?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哪里经得起这些?不用问我也知道必是蔷哥儿的主意,我虽再不管外面的事,可你的事我如何能不过问?你父亲就随着他胡闹?”

黛玉笑道:“毕竟是娘的大日子,没人回去扫墓不像。且也不必担心甚么,一路上都有人护送。蔷哥儿如今是绣衣卫指挥使,也没哪个敢招惹。爹爹还再三叮嘱,沿途断不可惊扰地方官府,不可收他们的礼。我们就悄悄的去,她们逛她们的,等我扫完墓,修修坟,也就回来了。”

宝玉忍不住道:“林妹妹,这些实不是你该做的……”

黛玉笑道:“我知道,可蔷哥儿他如今身上兼着许多皇差,皇上不放他,爹爹也不许他胡闹,因私废公,我便只好自己去了。”

宝玉:“……”

正说着,外面传来通秉声:“侯爷来了!”

声音刚落,诸女孩子回头看去,就见贾蔷穿着常服入内。

探春奇道:“不是说你如今顶忙么,怎还有空来这里?”

“……”

贾蔷觑眼看她:“我来不得?这不你林姐姐在这么?”

探春气笑道:“我知道!”不过,眼珠忽地一转,堆笑道:“蔷哥儿,听说你府上好多人都和林姐姐去江南逛一圈儿?”

凤姐儿在一旁吃味道:“除了苦命的平儿,还有大嫂子、秦氏外,其他的都去!”

贾蔷摇头道:“你这信儿太落后了,平儿、秦氏也去。尤大奶奶和尤三姐因为她们老娘在,不方便去,不然也去了。”

凤姐儿:“……”

探春忽地高声笑道:“我也去!”

湘云跟着:“我也是!”

惜春凑热闹:“还有我!”

贾母骂道:“我看你们一个个要疯!”

探春等本就是顽笑话,听到贾母啐骂,纷纷大笑起来。

贾蔷倒是摩挲了下下巴,道:“真要去也不是不行,女孩子四处多逛逛,开阔开阔视野,心胸也跟着开阔了,不会为了丁点儿小事就想不开难过。”

此言一出,满屋子女孩子们的眼睛都亮了。

黛玉走过来啐笑道:“你就惹事罢!”

凤姐儿也咬牙:“你说的轻巧!她们都跟着去了,还不得劳我跟着也跑一趟?我不去,谁来伺候这些大姑子小姑子?”

一双丹凤眼疯狂暗示……

宝钗在旁边笑不止,见贾母脸色都有些青了,拉住湘云道:“都快别胡闹了,再闹下去,老太太果真要恼了。”

李纨也笑道:“都走了,过年就没人了。”

贾蔷摇头道:“年前就能回来……老太太若不放心,一并去也可以。正好,也可以去苏州,见一见师母。”

贾母闻言,面色一滞,眼中的恼意退散,开始心动了……

都是聪慧的,探春、湘云、惜春一起围到软榻边,各种撒娇讨好,探春最是伶俐,还拉着黛玉一起说好话。

贾蔷同身边右侧站着的宝钗笑道:“你也可一并去逛逛。”

宝钗微微摇头,轻声笑道:“我哥哥要成亲呢,哪里走得开。”

凤姐儿上前,拉住贾蔷的胳膊,咬牙道:“我也要去!”

贾蔷呵呵笑道:“你自己同大婶婶商量,她同意你就去,不然就留在家里。”

李纨听到了忙摆手笑道:“若只里面的事,我代劳也就代劳了。可还有前面的事,我没凤丫头的能为,实在没法子。”

贾蔷看着凤姐儿奇道:“你这么想去江南?”

留下来可是二人世界……

凤姐儿眼睛微微有些湿润,轻声道:“蔷儿,我想回去见见爹娘呢。”

贾蔷点了点头,同李纨道:“大婶婶管好里面的就是,前面的事若有不明白的,来东府寻我。”

李纨闻言点了点头,笑道:“也好。”

……

喜欢红楼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