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唐不良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西汉元狩四年,汉武帝在上林苑南,引沣水建昆明池,周围四十里。

昆明池建立之初,是为了操练水军。当时有南越国和昆明国作乱,汉武帝模仿滇池规模,开凿了昆明池。不过,伴随南越国和昆明国灭亡,昆明池随即从最初的军事设施,变成了泛舟游玩的场所。此后,历经数百年,演变成为长安城外一道瑰丽风景。

苏大为抵达昆明池,已是午时。

他站在昆明池畔,眺望浩渺水面,竟有些茫然。

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并不知道丹阳郡公府在何处。

暮春,加之昨日一场小雨,湖畔桃杏凋零。湖畔一条小径,桃红杏白参差,竟让人不禁产生出一种萧瑟感受。

湖面上,湖畔,不见人迹。

“汪!”

黑三郎喘着气,蹲坐在一旁,吠叫了两声。

它汗淋淋,毛发都已湿透。但是看它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累,反而很是精神。

出长安城一路下来,虽说中间走走停停,但路程不短。

连枣红马都有些累了,可黑三郎仍旧精神抖索,欢蹦乱跳。

苏大为蹲下来,身手抚摸它湿溻溻的毛发,好奇道:“黑三郎,你是怪物吗?”

普通狗子,跑这么远的路,肯定累得不行。

黑三郎唰的一抖身子,水滴四溅,落在了苏大为的身上。

它唰的一下子跳开,伸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但眼睛里却是一派兴奋之色。

“你这家伙,不可能是怪物。”

苏大为笑了,“怪物不可能你这么皮,简直是无法无天。”

他摇了摇头,朝着黑三郎伸出手。

黑三郎立刻乖巧的跑过来,在他身前蹲下。

“看样子,以前真的是委屈你了!”

苏大为自言自语道:“以后有空,我会经常带你出来玩耍,免得你天天在家憋坏了。”

黑三郎似乎听懂了,呼哧呼哧伸着舌头,看上去非常开心。

说实话,苏大为还真没有觉得,黑三郎是个怪物。

黑三郎很小的时候,就被前身抱回家里。已经八年了,它和苏大为母子,早就成了一家人。要知道,黑三郎来到苏家的时候,苏钊还活着。虽然不清楚苏钊到底是怎样的本领,可按照桂建超他们说的,苏钊能杀死诡异,显然也非等闲。

如果黑三郎有问题,苏钊肯定不会让它进家门。

之后,苏钊死了,丢下柳娘子和苏大为孤儿寡母,黑三郎始终不离不弃。

根据前身留下的记忆,苏大为当初有几次被街上的泼皮欺负,都是黑三郎保护了他。不仅是他,还有柳娘子。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柳娘子这种没有半点背景的人,却在崇德坊占了那么大一块宅基地,少不得会有人觉着眼红。

那时候,好几次有人欺负上门,却被黑三郎赶走。

再后来,周良做了不良人。

靠着官身,周良绑着苏大为狠狠收拾了几个想要欺负他母子的人,苏家才算是稳定下来。

黑三郎估计也就是憋得厉害,体力比较好。

这是一个魔幻的世界,狗狗的体力好一些,似乎也不足为奇。

苏大为没有想太多,站起身来,看着浩渺湖面,轻声道:“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我想找人打听一下都困难。黑三郎,咱们该怎么办?那丹阳郡公究竟住在哪里?”

黑三郎蹲坐在他身边,一动不动。

“好像有船?”

就在苏大为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浩渺的湖面上,出现了一叶扁舟。

与此同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清亮而悠远的鹰的鸣叫。

一只黑色的燕隼,出现在天空。它飞的很高,盘旋飞行。如果从地面上看,也只能看到一个黑点。不过,苏大为的视力非凡,所以把那只神骏燕隼看的是真切。

好一只燕隼!

燕隼,是华夏大地到处可见的一种鹰。

当然了,这个到处可见,指的是现在。若是在苏大为的前生,已经很难看到燕隼。

”汪,汪汪!”

苏大为手搭凉棚,眺望燕隼的时候,黑三郎突然叫了起来。

不过,它并不是对着那只燕隼叫,而是冲着湖面上的那一艘扁舟吠叫。

黑三郎的叫声,惊动了正在看鹰的苏大为。他忙凝聚目力向湖面上看去,就见那扁舟悠悠荡荡漂浮在湖面上。扁舟上,坐着一个蓑衣人。他坐在船上,一动不动,手里拿着一根钓竿,仿佛正在垂钓。

蓝天,白云,碧波荡漾。

扁舟,渔人,春风轻柔。

这是一幕何等和谐的景象,

可黑三郎的吠叫声,却是大煞风景。

苏大为忙蹲下身,把黑三郎抱在怀里,轻声呵斥道:“黑三郎,别吵。”

如果是在家里,苏大为这一句话,黑三郎就会安静下来。可是现在,它非但没有停止吠叫,叫声反而变得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激烈,仿佛湖水中有什么可怕事物。

苏大为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忙凝神观看。

湖面上,远处漂浮着雾气,丝丝缕缕,令视线有些模糊。

突然,苏大为站起身来。

他看到,从湖面上弥漫的水雾中,一道水线正迅速向扁舟靠近。

与此同时,天上那只黑影也发出了急促而尖锐的叫声,似乎是在提醒船上的蓑衣人。

蓑衣人,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

水线前进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扁舟前。

随即,水线消失不见,湖面又恢复了平静。

黑三郎的吠叫更加急促,它咬着苏大为的衣服下摆,把他往后拖,好像那水中藏着什么危险。

“喂,水里有东西。”

苏大为也觉察到了危险。

他没有看清楚那水线究竟是什么。

但是从水线的长度,以及它推进时产生的波浪,还有速度,可以推测,那绝不是什么鱼类。

蓑衣人,扭头。

苏大为看的清楚,那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

看年纪,少说也有六十多岁。

“老人家,快走啊。”

老人闻听,微微一笑。

没等他开口,湖面突然翻起了巨浪。

老人手里的钓竿崩成了一个弓字形,显示出水下的生物,非同小可。

“给我出来。”

但老人却没有惊慌,他猛然从船上站起,双手紧握钓竿,大吼一声,向上拎起。

湖水,沸腾了,并形成了一个漩涡。

扁舟在巨浪中,忽上忽下,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翻覆。

但老人仍稳稳站在船上,紧握手中钓竿。

哗啦!

一股水浪冲天而起,水花飞溅。

一条体型巨大的蟒蛇从湖中露头出来,摇晃着脑袋,拼命挣扎。

它的嘴里,连着一根钓线。在试图挣脱钓线失败后,蟒蛇勃然大怒,长约有六七米的身体从水下浮出。那是一条有大腿粗细的巨蟒,身体浮出水面后,尾巴呼的扬起,朝着扁舟就砸下来。扁舟上的老人,仍旧是不慌不忙。他大吼一声,甩动手里的钓竿。巨大的蟒蛇,硬是被他从水里拖拽出来,狠狠摔在湖水中。

轰!

巨浪翻滚。

那蟒蛇拼命挣扎,但始终无法甩脱钓竿。

空中那只黑色燕隼,俯冲而下。

“俊哥走开,老夫一个人足够了!”

那老人一声怒喝,声音宛如沉雷,在湖面上回荡。

燕隼一个盘旋,再次腾空而起。而蟒蛇也好像预感到了命运,蛇身想要卷住扁舟,却见老人再次甩赶,把它从水里拖拽出来。巨大的蛇身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轰得落入湖水。老人双手握杆,又是一声大吼,把还没有缓过来的蟒蛇又一次拖出了湖水。周而复返几次,那条外形可怖的巨蟒,已变得奄奄一息。

老人催动扁舟靠过去,从船上取出一根鞭子,啪啪啪,对着蟒蛇就是一顿抽打。

只瞬间功夫,蟒蛇被老人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湖面,被蛇血染红。

那条蟒蛇已无力挣扎,任由老人拖着它。

苏大为在岸上,紧紧抱着黑三郎。因为他觉察到,黑三郎好像很兴奋,想要冲进湖水。同时,他也被那老人疯狂的举动惊呆了。那么一条蟒蛇,莫说是一个老人,就是十几个青壮,也未必能对付。可是在老人的手里,它却如此不堪一击。

“八十下,今天就给你个教训。”

老人停止抽打,剪断了钓线,顺着起伏的波浪,催动扁舟缓缓退走。

“以后如果被我知道,你还敢伤人的话,下次可就不是八十鞭,老子一定把你剥皮抽筋,取了蛇胆回家泡水喝。”

蟒蛇得了自由,惊喜万分。

虽遍体鳞伤,却挣扎着扬起头,朝着老人点了三点,然后身体瞬间沉入了湖中。

湖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老人架起桨,划着小船,慢悠悠朝湖畔行来。

船靠岸,他纵身跳下船,然后扬起手,就听燕隼一声短促的鸣叫,俯冲而下,稳稳落在了他的手臂上。一手架着鹰,一手扯下了身上的蓑衣,老人大步走来。

苏大为能感觉得出来,黑三郎有点害怕。

它躲在苏大为的身后,夹着尾巴,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好一条天狗,就是太小了。”

苏大为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老人说的是黑三郎。

“它都八岁了,哪里小?”

“八岁?”

老人露出愕然表情,看了看苏大为,又看了一眼黑三郎,旋即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八岁了,那的确不算小了。

是条好狗,善待它,它将来也会对你好。”

“不用将来,黑三郎现在就很好。”

“是吗?”

老人显得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迈步从苏大为身边走过,一边走,一边取出一个哨子,放在嘴里用力吹响。

刺耳的哨声,回荡天际。

苏大为心里突然一动,大声道:“老人家,请教一件事。”

“什么事?”

“你可知道,丹阳郡公住在哪里吗?”

老人停下脚步,看着苏大为道:“你找那老儿作甚?”

“我不是找他,我是找李大勇,丹阳郡公的儿子。”

“你找他作甚。”

“他拿了我的刀弩,让我来找他讨要。”

“他拿了你的刀弩?”老人看了两眼苏大为,突然间哈哈大笑,指着他道:“如此说来,你是三郎的儿子吗?”

苏大为,有点懵了。

但是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指着那老人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了,你就是鸟贼?”

说完,苏大为就后悔了。

都怪狄仁杰,没事说什么李客师的绰号。而且他这绰号,又是如此有趣,以至于苏大为脱口而出。

那老人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他指着自己笑道:“没错,我就是那个鸟贼,李大勇那小子,是个小鸟贼,哈哈哈。”

苏大为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

没错,他是鸟贼,那李大勇真就是一个小鸟贼!

喜欢大唐不良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